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7)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7)

很明顯是一個少女的房間。

房間很小,雖然不致於受傷,不夜橙仍小心翼翼避開地上破掉的玻璃杯碎片,最後不得不坐在床上。床墊底下的彈簧回饋感紮實,真不愧是第一手的夢。

很難不引起他注意的,是滿屋子東擺西放的小魚缸。

床頭邊,電視上,塑料材質的音響上,全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小魚缸,只是缸裡的小魚全都無精打采,尾巴低垂,身體斜擺,好像生病了似的。

不夜橙深深一呼吸。

除了少女的香氣外,夢的感受很濃郁,依舊充滿了憂鬱的氣息。

房間門打開,走進來的,果然是目標A。

明明就只有兩個踏步的距離,目標A卻好像沒有看見不夜橙,左顧右盼,好像在小小的房間裡確認什麼似的。

她打開冰箱,翻了翻微微發臭的垃圾桶,自言自語:「太忙了嗎?」

被當成空氣的不夜橙順著目標A的眼神,在和室桌底下發現了一支手機。

「還是劍南出了什麼事?」目標A看起來有些緊張。

她按了按手機,手機沒有電,慌亂地插上電源線,撥出了電話。

急促的嘟嘟嘟聲從聽筒滲出,迅速蔓延了整個房間。

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您撥的電話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目標A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打給誰?」不夜橙試探性地問。

此時目標A終於看了不夜橙一眼,沒好氣地說:「你又跑到我夢裡了?」

不夜橙抖擻了一下,用力點點頭。

天啊!這個夢境奇蹟不僅還在持續,其角色意識還能連結到上一回的對話!

進入了幾百幾千個別人的夢,都不曾遇過類似的狀況,要如何解釋這種異象呢?

「打給誰嗎?我……我不知道。」手機貼著耳朵的目標A搖搖頭,卻又忽然脫口而出:「王八蛋,死劍南,到底是在跟講電話啊?」

「喔,劍南是妳的男朋友吧。」不夜橙插嘴。

「我男友?」目標A一臉疑惑,隨即切換成突兀的暴躁表情,一腳踢倒和室桌,怒道:「餵完了魚再去找你算帳!」

不夜橙點點頭,笑說:「看來,妳還是得依照設定,把這個夢的劇本好好走完一次,才能好好跟我說話。」

「好像是這樣呢。」目標A露出無奈的笑容,順著既定劇本開始餵魚。

目標A拿起櫃子上的魚飼料,小心翼翼灑進魚缸裡,接著清理略顯污濁的魚缸。

「真實世界的妳,應該是一個很喜歡養魚的人。」不夜橙感受著房間裡的氛圍。

淡淡的憂傷,瀰漫不去。

「這些魚好像都生病了。」目標A看著奄奄一息的游魚,微微皺眉:「該不會是我害的吧?」

床邊的地板忽然打開,一時金光四射,熱鬧滾滾。

一台扭蛋機從地板底下緩緩升起,還奏出熱鬧滾滾的小叮噹卡通主題曲。

「這是怎樣?」不夜橙感到好笑。

目標A走到扭蛋機旁邊,蹲下,深呼吸,看起來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伸手一扭,一顆扭蛋落了下來。

小心翼翼打開扭蛋,是技安。

目標A萬念俱灰,喃喃自語:「天啊天啊!幹嘛是技安啊!為什麼是技安啊!」

技安扭蛋不斷從扭蛋機裡一直一直一直滾出來,遠遠超過一台扭蛋機合理的容量,扭蛋海一下子就滿到了腳踝的高度,一時間還沒有停止下來的預感。

霎時,房間的氣氛驟降到最低點,魚缸表面似乎結凍了。

不夜橙不明究理,問:「抽到技安不好嗎?」

目標A看著不夜橙,臉色從超級崩潰,慢慢轉成有些迷惘。

「我也不知道,不過沒有人喜歡技安吧?」目標A終於脫離了這場夢的劇本。

「我倒覺得沒有什麼不好,如果小叮噹的故事裡沒了技安,也就不需要小叮噹了,不是嗎?」不夜橙聳肩,拾起了一顆扭蛋。

技安扭蛋海越淹越高,已經快到膝蓋,房間裡的負面情緒越來越高昇。

「不過現在這樣也太誇張了吧?哪有可能扭蛋就這樣一直跑出來啊!」目標A。

「我的經驗是,過於寫實的場景通常是記憶的直接再現,不管是情緒跟故事都很複雜,只能感受,無法分析。反而是忽然跑出超寫實或超抽象的氣氛,可以看成做夢者的潛意識具體化。」不夜橙把玩著手上的扭蛋,拋了拋:「現實世界裡的妳,很可能依賴扭蛋機去做一些類似占卜的動作,抽到特定的扭蛋會讓妳心情一下子變得很差。就像現在。」

冷眼旁觀了太多夢,連一本夢境解析的心理學書都不必讀,不夜橙自有一套實務見解。

「用扭蛋來占卜?現實世界的我,好像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女生耶。」目標A看起來有一點高興:「所以抽到小叮噹的話,我就會運氣超級好囉?」

「大概吧。」不夜橙說:「運氣不知道,至少心情會很不錯吧。」

「那抽到宜靜,我的戀愛運就會超強嗎!」

「說不定只是提醒妳該洗澡了。」

「抽到大雄說不定比抽到技安還慘!我不喜歡懦弱的人!」

「……可能是一種提醒妳需要尋求幫助的求救訊號吧,如果是大雄的話。」

「看起來很可愛,不過,用占卜的結果決定一天的心情,我本人好像很沒自信。」

「每個人都有弱點。」

「你的弱點呢?」目標A才說完,馬上就自己接口:「啊!我想起來了,你睡不著!啊……不是!是你只能做同一個夢。」

「沒錯。」不夜橙苦笑。

「你好可憐。」目標A非常故意的淚眼汪汪。

「是非常悲慘。幸好我還可以用買的,到處參觀別人的夢。」

扭蛋海持續上滿,看樣子是可以游泳了。

「對了不夜橙,你最近在做什麼,還有殺人嗎?」目標A神來一筆。

脫離了哀傷劇本的設定,目標A像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女孩。

「正在研究怎麼殺一個人。一個警察。」不夜橙毫無防備地說。

「連警察你都敢殺啊?」

「是一個不怎麼好的警察。」不夜橙話才一出口,就覺得有點難為情。

不管是好警察還是壞警察,一旦收到了單子,就得好好把事情做完。

在殺人的專業上加入道德判斷,只會徒增自己困擾。

並非每一個職業殺手,都像月那麼樂意把十字架揹在肩上。

只是自己為什麼要在一個虛擬角色面前,下意識地保護形象?

這份介意有任何意義嗎?

「你在夢裡也可以殺人嗎?」

「在別人的夢裡,我就只是一個旁觀者,什麼也做不了,就是逛來逛去。」不夜橙頓了頓:「除了妳。妳是一個脫離劇本的角色,說不定我可以殺了妳。」

「聽起來好可怕,你怎麼有辦法把這麼可怕的事說的那麼自然?」

「我又不會真的動手。」不夜橙失笑:「殺了妳,我就沒有人可以聊天了。」

「夢以外的你,話一定很少吧,所以捨不得殺我。」

「嗯,本來就不多話,後來因為職業關係,人變得更孤僻。睡眠不好也是原因之一啦。」不夜橙像是想起了什麼,強調:「最重要的是,殺了妳又拿不到報酬,我可是職業殺手,對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目標A哈哈大笑起來。

妳看我,我看妳,不夜橙也微微笑了。

豈料目標A一笑就笑了個不停,最後不夜橙也忍不住放開心懷哈哈大笑起來。

上次這麼爽朗的大笑是什麼時候了呢?

「那你這次打算怎麼殺那個壞警察啊?」

「還不知道,如果沒有別的殺手介入,時間充裕的話,我就慢慢跟蹤……」

兩個人一邊聊著不夜橙最新的殺人計畫,一邊任憑技安扭蛋淹上了胸口。

明明整個房間充滿了技安扭蛋的毀滅氣氛,兩個人卻從容自在地繼續聊著,不受低迷的夢境氛圍影響,直到技安扭蛋淹上了嘴,兩個人索性順著越來越厚的技安扭蛋海,用力往上游,用水母漂的姿勢繼續說話。

「喂,你想認識夢以外的我嗎?」目標A的臉半埋在扭蛋海裡。

「我不善交際。」不夜橙看著越來越近的天花板。

「我想多知道夢之外的我是什麼樣子的,你去認識一下她嘛,再進來跟我說。」

「我真的沒辦法這麼做。」

「因為你是一個個性小氣的人嗎?」

「太多秘密的人,不合適說太多話。我覺得現在這樣就好。」

「小氣。」

兩個人的鼻子都頂到了天花板,幾乎無法呼吸。

幸好,夢裡不需要呼吸是吧?

「夢以外的我,一定很不開心。」目標A在扭蛋海裡勉強擠出聲音:「應該是我那個男朋友害的吧?你剛剛說他叫什麼名字?」

「劍男。」

不夜橙一說完,技安扭蛋終於漲滿了整個房間,牆壁結構卡茲卡茲作響,天花板也彎曲上弧,最後終於爆炸四射。

夢的場景崩解瓦解,目標A與不夜橙瞬間下摔,墜落到一團煙霧繚繞之中。

不夜橙躺在紙箱裡,抱膝看著天空。

藍藍的,香香的。

扭蛋海在周身擠壓得吱吱作響的觸感,還咬在耳邊。

期待下一次夢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