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

計程車上。

後座,不夜橙靜靜地在腦中複習著這一陣子嚴密湊整出來的資訊。

阿密爾。

馬來人,男性,四十七歲,是吉隆坡三十四個幫派之一的塔塔克幫的,老大。

塔塔克幫的實力大概位居吉隆坡黑幫的中段,跟其他黑幫合資了二十五個賭場跟十七間酒吧,獨資經營了兩間底層妓院,一間拳擊館,一間健身中心,五間便利商店,跟一間專門用來洗錢的汽車材料行。塔塔克幫是腐化吉隆坡的毒瘤之一。

阿密爾必須死。

一個惡霸必須死,這單子還是跟正義感無關。

一個惡霸必須死,往往是另一個惡霸下的單。

惡霸殺惡霸,不過是爭權奪利,就這麼簡單。

這是一份工作,不需引以為傲。

保持對職業內容的專業不評論,才能在執行不是殺死惡霸的單子時也能坦然。

該怎麼做呢?

居高臨下用狙擊槍遠遠噴掉阿密爾,的確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想法。只可惜不夜橙自己對狙擊的技術並不在行,如果那個傳說中的「鷹」是把高空狙殺做到最完美的典型,那麼,不夜橙認為自己連及格的邊都摸不著。這個想法並不存在他的策略裡。

得靠近許多。

下了計程車之後,不夜橙刻意多繞了一點路觀察環境。

跟昨天一樣複習危急時的撤退路線,把更多的可能性實際用腳走出來。

不夜橙慢慢地走著。

耐心是不夜橙在工作上不得不必須的特質。

耐心可以彌補沒有鬼子支援的不足。

五個禮拜以來的連續跟監與調查,不夜橙反覆確認過了——要宰掉阿密爾,就不可能只宰掉阿密爾一個人。

阿密爾的身邊隨時都有十幾個保鏢跟前跟後。

在戒備森嚴的賭場殺阿密爾,死掉的倒楣賭客至少超過十個,保鏢勇敢一點的話得死一打,貪生怕死的話大概就兩、三個吧。過程中自己也難免受傷。

在酒吧裡殺阿密爾,至少得陪葬十二到十五個人,這還不計因此被流彈波及的意外傷殘。在酒吧的廁所殺阿密爾,離開的時候運氣好只會多殺八個保鏢,運氣差就得轟掉十幾個人的腦袋開路。在酒吧後巷幹掉喝醉了獨自在牆上尿尿的阿密爾,則有機率上的微乎其微。

不夜橙向路邊的攤販買了一瓶橘子汽水。

他一邊喝著汽水,一邊走進巷子裡的巷子裡。

不刻意裝扮,也沒有多餘的遮掩,不夜橙走路的樣子就像尋常的路人影子。

說到機率,阿密爾幾乎沒有親自打理過妓院。

用來洗錢的汽車材料行可說是最重要據點,阿密爾一個月只去一次看帳,但每次去看帳,去搬運現金,陣仗之大連都衝鋒槍叫上了好幾支,無法接近。

便利商店位於熱鬧的市區中心,無法掌控的因素太多。

拳擊館是毒品交易的暗門,在那裡做事很容易牽扯到其他幫派,即使現場死的人少,亂七八糟的連鎖效應恐怕會拖下幾十條人命。

至於健身中心。嗯,健身中心有很多警員都是裡面的高級會員,下這張單子的幕後老闆特別註明絕對不要驚動警方,以免節外生枝。

不過還有一個地方。

在情婦的床上幹掉阿密爾,則只需要多花五個人的命。

耐心是不夜橙在工作上不得不必須的特質。

耐心可以慢慢幫助不夜橙找到心中的最佳殺戮算式。

阿密爾只有在私會情婦的時候才會冒險一個人,不帶任何保鏢。

那個妖豔的情婦其實是阿密爾某個在槍戰中過世的忠心小弟的老婆,阿密爾為了不難解釋的面子問題,或者更不想讓其他跟班懷疑當初這個小弟的死因,阿密爾不想讓幫派的人知道他跟這小弟的老婆有一腿。

而,大概是出於對「安全」這個概念的幻想,阿密爾隻身前往私會情婦的時間,一定是白天,黃昏之前一定會穿上褲子離開。

私會情婦的時間並不固定,並非這個黑幫老大不想留下規律的作息致命傷,而是跟阿密爾褲襠裡的老二什麼時候忽然硬起來比較有關吧。

白天就一定安全?

只要對安全有一個時間上的想像,一種臆測,往往就是死神刻意留下的盲點。

不夜橙將空掉的玻璃瓶輕輕放在垃圾桶邊。

不夜橙爬上了一根水管,像貓一樣溜上了一間不起眼的民房屋頂。

來到屋頂就簡單了。

適當的跳躍,均勻的節奏,他在密密麻麻緊鄰的屋頂上平實地慢慢前進。

是啊,大白天的確很安全,只有幾隻受到驚嚇的貓注意到不夜橙的不尋常舉動。

不夜橙來到了目標地點。

前天的此時,不夜橙也來到這裡。

然後走了。

昨天的此刻,不夜橙也躲藏在這天台。

同樣入了夜便默默消失。

耐心是不夜橙在工作上不得不必須的特質。

但無限次重複的夢境是不夜橙耐心命運的天敵。

無功而返對外出多日的不夜橙來說,已經越來越無法承受,理智的線隨時繃斷。

「真想好好睡一覺。」不夜橙靠著牆壁,往樓下看。

運氣好的話,除了阿密爾,這裡只要多死五個人。

門房,兩個管家,情婦。當然還有……提供這寶貴資訊的,那個受不了嚴刑逼供的,情婦的私人廚師。此時此刻他的屍體應該還沒被警方發現吧。

話說,不夜橙來到吉隆坡的第一天晚上,就在一場刻意製造的衝突中弄到了槍。

第三天晚上就可以幹掉阿密爾……如果不計一切代價把其他人往死裡拖的話。

為了評估出如何在殺死最少人下把單子完成,不夜橙多待了快五個禮拜。

最後的決定對情婦非常過意不去,但,這是一個殘酷的數學問題。

其他人的人生並非螞蟻般的微小存在,牽涉進來的人命越少越好……

不夜橙的眼睛亮了。

阿密爾私下開的那輛低調的綠色破車停在巷口。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