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9)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9)

黑草男站在大紙箱旁邊,看著裡面大汗淋漓驚醒的不夜橙。

「1095,1096,1097,1098,1099……」不夜橙兀自念著。

黑草男吐著淡淡的煙。

「怎麼樣?是不是跟平常不同感受?」

不夜橙這才完全醒來。

「喔?」黑草男似笑非笑。

「……是很不同,但未免也太累了。」不夜橙吐出一口長長的氣。

滿身大汗,可天都還沒亮。連續好幾天嚴重失眠,一躺下,就鑽進這個怪夢搞得自己完全得不到喘息,真有點本末倒置了。

「我想再買一個很普通的夢。」

「普通啊……」

「別像剛剛那麼……那麼雜亂無章,但還是稍微要有一點劇情。」

不夜橙受夠了自己那一個,千篇一律的夢。

「我去找找。」

「一手貨。」

「知道了,你先出來走一走吧。」

黑草男走進一望無際的紙箱堆裡,這裡踢踢,那裡敲敲。

不夜橙從悶熱的紙箱裡慢慢站起來的時候,身子還有些搖晃,彷彿意識還有一部分恍恍惚惚地黏在剛剛那個邏輯失序的怪夢裡。他努力做起伸展,拉拉筋。

放眼過去,深夜的天橋下,多的是流浪漢在呼呼大睡。

或許你會很驚訝,這些無家可歸的赤貧流浪漢幾乎都是來買夢的,而非賣夢。

對這些流浪漢來說,夢裡的虛幻甜美,就是最溫柔的中毒。

中樂透頭獎一夜爆發的夢。

子孫滿堂的大家庭夢。

牽著女兒出嫁喜極而泣的夢。

從精子階段開始就是一生大富大貴的夢。

吃到滿桌山珍海味快撐死的夢。

賭場連開十把驚險刺激的夢。

在現實人生裡巨大的匱乏,在夢境裡通通齊全。

白天夜晚,何時醒,哪時夢,誰是現實,誰又是虛幻,其實根本沒有真正的界線。

只要買過一次甜美的好夢,就難以回到貧乏空洞的清醒。

偶爾遇上了沒錢買夢的悲情流浪漢,不夜橙也會隨手請客,請他一夜榮華富貴。

不夜橙隨手把玩著放在紙箱旁的行李。

他自己呢?

不夜橙下意識地摸著左耳下的一個凹陷。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