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2)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2)

今天的夢境氛圍不同以往。

耀眼的陽光,刺得不夜橙眼睛瞇成了一條縫。

很久沒有進入女孩的初夢了,心情理應很好,不夜橙卻不免有些緊張。

當不夜橙察覺到,自己竟然會對一個不存在於真實世界裡的虛擬角色的久別相逢,感到萬分焦慮的時候,不夜橙不禁自嘲地苦笑起來。

遠遠的,他看見目標A甩著朝氣十足的稻穗顏色短馬尾,清澈的大大眼睛,在陽光下格外有朝氣的淡淡雀斑,微翹的上嘴唇,腳步輕盈飛揚。

目標A與不夜橙擦肩而過的時候,手裡拿一顆小扭蛋。

「嗨!」不夜橙裝做若無其事,主動打招呼。

「喔!」目標A腳步停了一下,瞪大眼睛:「你總算來了!」

「生日快樂。」

不夜橙看著她手中的扭蛋,是小叮噹,難怪她今天看起來心情超好。

「生日快樂?對了,上一個夢的劇本好像真的是這樣說的……」

目標A繼續往前走,順著夢境劇本既定的演繹路線走下去。

不夜橙陪著。

「不過說什麼生日快樂啊!你怎麼那麼久才來找我啊!你知不知道,你走之後的好幾個夢,進來的人都超爛的!」目標A把玩著扭蛋,一邊生氣的說:「超爛!霹靂爛!無敵爛!宇宙無敵爛爛爛!」

「他們欺負你嗎?」不夜橙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卻耳朵已經燙了起來。

「他們一發現我跟其他夢裡的人不一樣的時候,每個人都想強暴我!超差勁的!」

「……」不夜橙深呼吸。

「問我——然後呢!」目標A提高音量。

「然後呢?」

「然後我當然就跑給他們追啊!躲啊!找不到地方躲就繼續跑啊!反正他們又不能控制我的夢,我只要想辦法跑到夢的時間結束了,他們也拿我沒輒。夢裡不會累,不過一直跑跑跑真的很無聊!我就只能存在一個夢的時間耶!為什麼要花時間在逃跑上面啊!」目標A氣呼呼地說:「反正!都是你不好啦!」

鬆了一大口氣。

「以後不會有人這樣對妳了。」不夜橙沉聲保證:「我會保護妳。」

忽然,目標A整個大摔倒。

不,不是摔倒,是被撞倒!

「吼呦!一秒前你才說會保護我!」坐倒在路上的目標A怒視不夜橙。

不夜橙還來不及反應,夢的劇本設定瞬間啟動。

目標A馬上朝將她撞倒的……一頭大趴趴熊,不,一個狼狽的男孩,怒氣騰騰地大罵:「哪有人這樣走路的啊!」

「不好意思,我剛剛在練凌波微步……」男孩歉然,彎下腰想一手將目標A拉起。

目標A皺眉、用力拍掉男孩遞出的手,將剛剛遺落的小叮噹扭蛋拾起,小心翼翼吹著上面的灰塵,好像十分寶貝似的。

目標A站起來,就要離去。

男孩的表情像是靈機一動,隨即打起精神。

「同學,妳相信大自然是很奇妙的嗎?」男孩叫住目標A。

「大自然?」目標A轉頭。

「大自然?」不夜橙的頭也歪掉。

「陽光,空氣,水,生命三元素那個大自然。」男孩比出勝利手勢。

「你在講什麼五四三?」目標A的頭歪掉。

不夜橙大笑:「對啊,你在講什麼五四三?」

「大自然很奇妙,總是先打雷後下雨不會先下雨後打雷的,所以我們這樣邂逅一定有意義,雖然我現在還看不出來,不過不打緊,國父也是革命十次才成功,不如我們一起吃個飯、看個電影,一起研究研究。」男孩亂七八糟地說完,最後還不忘露出燦爛的白痴笑容。

目標A卻愣住了。

「在妳生日的時候,會遇見一個真命天子,向妳告白。」

前一個夢裡,陰森地下道的奇妙預言撞進目標A烏雲重鎖、堆滿技安扭蛋的腦袋中,發出粉紅色的幸福光芒。

目標A從口袋裡掏出一副手銬,那手銬反射的陽光刺得男孩別過頭去。

「手銬?」不夜橙失笑,這是什麼超展開啊。

卻聽見喀擦一聲。

男孩感覺手腕涼涼的,一低頭,發現自己的右手已經跟目標A的左手銬在一起。

「手銬?」這下換男孩的頭歪掉了。

「全名是,愛的小手銬。」目標A認真地說。

不夜橙又笑了,等一下既定的夢境劇本結束後,一定要認真取笑她這個超卡通的舉動。

「喂?我剛剛做的只不過是無聊男子的爆無聊搭訕,又不是性騷擾,沒必要把我銬進警察局吧!」男孩哭喪著一張臉,就這麼被目標A拖著走。

路上行人紛紛投以好奇的眼光,讓那男孩很想死。

「我叫小雪。」目標A回頭笑笑。

不夜橙震了一下。

原來,她叫小雪啊。

小雪……

目標A也看了不夜橙一眼,像是自己也嚇了一大跳。

「小雪同學,可以停一停聽我說句話嗎?」男孩苦苦哀求。

目標A依言停下腳步,用很稀奇的表情看著男孩。

男孩這才看清楚女孩的模樣。

「幹……幹嘛?」男孩有些呆掉。

不夜橙皺眉:「你不是要說一句話嗎,還說什麼幹嘛呢?」

「我在等你的名字。」目標A看著男孩手中的趴趴熊。

「阿克。」男孩感覺很彆扭。

「阿克,我們不是要去看電影、吃飯,最後還要一起研究研究邂逅的意義?」目標A蹦蹦跳跳,活力十足。

「邂逅……的意義?」那個叫阿克的男孩瞬間呆掉。

「就大自然很奇妙那個啊?」目標A一直笑啊笑的。

「不會吧,妳是認真的嗎?」阿克有點暈眩。

「蜘蛛人聽說很好看。」目標A想了想。

「喂,我要上班,而且我今天要……」阿克舉起趴趴熊,奮力掙扎說:「送一位朋友生日禮物啊!」

目標A愣了一下,卻笑得更開心了。

「謝謝你。」目標A順手拿過趴趴熊,在牠的黑眼圈上親了一下。

「謝什麼?這隻熊又不是給妳的,是要給……」阿克完全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

「祝我生日快樂囉。」目標A用力摟著熊,興奮不已。

傾刻間,夢的齒輪悄悄而止。

馬路上的一切劇本細節都暫停了,天空落下數以萬計的小叮噹扭蛋。

叮叮噹噹,叮叮咚咚,空氣裡彈跳著幸福的氣息。

「哈!這位真命天子真是準備周到呢!」

目標A看著好大的一隻布偶熊,拋著拋著,拋向了不夜橙。

一把接住了比小孩子還大的熊玩偶,不夜橙走向前。

「原來妳的名字叫小雪。」

「好女生的名字,不過你還是叫我目標A好了,我喜歡你幫我取的名字。」

「就跟算命說的一樣,今天確實發生了很好的事。」

「所以你認為,這個看起來傻不隆冬的男生會是我的新男友嗎?」

那個叫阿克的狼狽男生,就靜止在兩人的旁邊,表情惶恐,好像被雷劈到。

「至少會是妳人生的新故事。」

「這個男生看起來好笨,如果小雪的真命天子是他,小雪真的好倒楣喔!」

「我倒覺得,看起來雖然傻了點,但無論如何都一定會比那個劍男好。」

「跟那個劍男比!標準也太低了吧!」

「也是,哈哈。」

「其實我覺得,在夢之外的自己好可憐,很不堅強,整天靠抽扭蛋預測一天的運氣,也真是有夠瞎。就算讓她誤打誤撞碰到一些好事,恐怕也很難一直持續下去吧!」

「幹嘛這麼貶低自己。」

「我不知道夢之外的自己,跟夢裡的自己,有多少差別,你又不幫我去認識。」

「……我不擅長交際。」

兩人淋著滂沱而下的小叮噹扭蛋雨,簡直像個幼稚園小朋友的夢。

「喂,所以到底為什麼隔那麼久才來?」

「說來話長。」

「長什麼長?這場扭蛋雨,一時半刻停不了呢!」

不夜橙娓娓道來。

目標A有些驚訝,原來紙箱國的規矩這麼嚴格,而不夜橙還為此殺人裝夢。

「專程把人載到紙箱國來殺,這樣不怕被發現嗎?」

「只有黑草男知道的話,總覺得……怎麼看,他都很合適那樣的場景。」

「如果有一天,你得殺一個超級大胖子,但裝不下後車廂的話,那怎麼辦?」

「好像不需要煩惱。」不夜橙搔搔頭,解釋:「後來黑草男給了我一個紅色紙箱,大概裝得下一個頭,這麼大,據說之前是用來裝哈密瓜的,不過給漆成了紅色……」

「你要把頭砍掉啊!」目標A大吃一驚:「太恐怖了!你好噁心喔不夜橙!」

「不是不是……」不夜橙竟然開始慌張起來:「黑草男是要我直接把箱子套在對方的頭上,這樣好像也可以把夢裝回去紙箱國。」

「所以不一定要把人帶去天橋下,才能賣夢嗎?」

「紅色紙箱好像有些特殊。」

不夜橙其實也不知道,究竟是紅色紙箱本身很特殊,還是人在凶死之前的最後一夢,意識太濃烈鮮明,才有機會從別的地方裝回來紙箱國還不致於令夢境消散。

或許是,或許不是,或許這個方法也行不通。

「所以你沒有把人的頭砍掉過嗎?」

「……沒有。」

不夜橙回答的有些心虛。

不是因為他砍過人頭卻說了謊。而是,如果有一天雇主的任務要求清單裡,希望他能砍掉目標的人頭,他恐怕也不會多想。畢竟一個人死掉之後,就是一具沒有感覺的屍體,把頭砍下來,好像是也職業殺手不該拒絕的服務項目。

「那人死之前的夢,是不是特別恐怖啊?」

「我不知道,我自己沒有買過來夢看看。」不夜橙坦承:「他們的死,是我的工作內容,但我從來不去想他們快死的時候在想什麼,總覺得,那種多餘的思考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也不關我的事。所以他們的最後一夢,我也不想體驗。」

「喔,有道理。」目標A仔細打量著不夜橙,說:「幸好你不是可怕的人。」

「不是可怕的人,但殺手……也不是什麼好人。」不夜橙很坦然。

目標A在陽光下跳起舞來。

不夜橙笑笑地看著。

「不夜橙,你不是好人,但你是我朋友。」目標A笑嘻嘻,旋轉又旋轉。

「嗯。」不夜橙手中還是拎著那頭大趴趴熊。

「我也不是好女孩,甚至,我不存在。」目標A持續著快樂的旋轉:「但我是你朋友!」

「嗯。」不夜橙點點頭。

「你為了跟我見面,很努力,我覺得很高興喔!」目標A飛躍起來,在半空中帶起一股夢境尾聲的氣旋:「以後我還想多多看到你,跟你說說話。」

「好。」

不停旋轉的女孩,身影漸漸在滿天落下的小叮噹扭蛋雨中,變得越來越稀薄。

「夢結束的時候,妳都到哪裡去?」不夜橙朝天空大叫。

「我也不知道喔。」目標A消失。

夢結束。

但,希望……

夢不要從此結束。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