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1)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1)

這個整整延畢兩年的大學生,又坐在差不多重複的位子上看電影了。

什麼電影?

都看過了好幾次,怎麼還是記不住這是哪一部電影?

周圍的大家笑得好大聲。

不,不是看過好幾次。是看過好幾次……的樣子?

不管怎麼樣,這部電影好像有點好笑,很熱鬧,應該是部很受歡迎的好萊塢大片吧,連這麼大的放映廳,也幾乎是滿座。

大學生手上拿著吃沒幾口的爆米花,手指指尖沾得微黏,焦糖的濃郁氣味在鼻腔裡久久不散,忽然他打了一個嗝,胃裡可樂的氣味逆衝而上。

連這個嗝,都充滿了似曾相識的感覺。

好像有個名詞叫「既視現象」吧?

彷彿知道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這個大學生開始坐立難安。

可確切來說,等等會怎麼樣,他其實又說不來,只能東張西望別人的反應,期待事情發生的時候能夠「被好好帶領」,大家怎麼做,他就趕緊跟著怎麼做。

大家都在笑。哈哈大笑。

這個大學生只好張大嘴巴跟著大家一起笑。

大銀幕上的光影變化反映在每一張誇張大笑的臉上。

臉孔有些辨認模糊,前後焦距有些對不起來,有些臉孔很熟悉,有些臉孔似曾相識,一張張忽大忽小的臉孔不斷從四面八方擠壓著他。

難道他們沒感覺到腳底發冷……一陣陣的哆嗦像螞蟻一樣爬滿手背嗎?

一點點的異樣感也不存在嗎?

這個大學生為這一堆此起彼落歡笑聲的集體麻木,感到不寒而慄。

電影恐怕只演到中段,到底要煎熬多久,可怕的答案才會揭曉?

火災?爆炸?地震?

……地震?以台灣來說的話,肯定是地震吧!

萬一電影看到一半發生了大地震,一停電,這麼多人擠在這麼黑漆漆的地方……

位於地震帶上的國家根本就不該興建電影院嘛!從一開始就應該立法!

這個大學生想不顧一切站起來逃走,卻發現屁股牢牢被椅子黏住。

無法動彈?

認真掙扎了一下卻沒有一點像樣的力氣,昏沉沉的使不上勁。

好像有人開始尖叫。

不是大銀幕上的角色聲音。

前面?後面?左邊還是右邊?所以差不多該尖叫了嗎?

這個大學生也想開口尖叫,卻只發出了咕嚕咕嚕咕嚕的聲音。

咕嚕咕嚕?

從哪裡發出來的聲音啊?

這個大學生低下頭。

喔,原來如此……喉嚨被切開了呢……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