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2)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2)

「咕嚕。」

昏昏沉沉的延畢大學生看著紙箱上頭的黑草男,嘴裡咕嚕了什麼。

「又是咕嚕?咕嚕什麼?」黑草男嗤之以鼻:「今天的夢,還是不收。」

「不收?」大學生大惑不解,感到喉嚨癢癢地說:「為什麼啊?」

「其他的顧客反應,你已經連續做了好幾天內容差不多的夢,害他們都夢到幾乎一模一樣的東西。喂,這樣做生意不行,還可以理解吧小朋友?」

「我也不知道問什麼最近常常夢到很類似的夢。」大學生從紙箱裡可憐兮兮地站起來,簡直快哭了:「但我真的欠房東一個月租金跟兩個月的水電了,我的打工錢根本不夠啊!拜託,這次我賣得便宜一點,下次如果我夢到不一樣的夢,我再……」

不等他把話說完,黑草男直接將延畢大學生的紙箱一把火燒了。

「黑草男!我最近真的很缺錢啊!」大學生哀號。

這個延畢大學生,在便利打工商店的打工有一搭沒一搭的,渾身沒勁,可只要一缺錢就跑來天橋下呼呼大睡,比廢物還廢。

紙箱國的秘密他絕對不肯跟任何同學說,交情再好都沒用,一個字都不提,就是怕越來越多人知道這個只要輕輕鬆鬆睡覺就可以賺到鈔票的好地方,害他的夢滯銷。

可現在,他已經有一個禮拜,都沒能成功把夢賣掉,手頭窘迫到不行。

「聽好了小朋友,紙箱國不是讓你賣夢變現的地方。」

黑草男毫不客氣地把煙吐在大學生的臉上:「沒人買你的夢,沒人交換你的夢,你的夢就只屬於你自己,懂了嗎?」

大學生給嗆得不斷咳嗽。

「懂了就去賣血,賣精,賣腎,賣老二,就是暫時別來賣夢了,浪費我的紙箱。」

一眼都懶得多看,任憑延畢大學生哭喪著臉離去。

「……」黑草男凝視著紙箱的餘燄。

帶著焦味的空氣中,未燃燒完全的夢境劈哩啪啦作響,某種呻吟掙扎似的。

往上吹飄的濃濃黑煙裡,其邊緣還帶著妖異的淡淡紫色。

「第七個……到底在搞什麼啊……」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