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7)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7)

首先是聲音。

噪音。

非常吵雜的一個地方,篤定是男大學生的宿舍吧。

人來人往,有人大聲嚷嚷,有人嘰嘰喳喳,空氣裡充滿了汗臭味。

即使是第三手的舊夢,夢境還保持了頗為穩定的氛圍,即使兩排房間中的走廊有些彎彎曲曲,天花板有些漂浮,不知道距離夢境主人的精神起點還有多遠,但目前看起來整體的輪廓還算清晰,不愧是黑草男的品質保證,驗證了夢境主人濃烈的創造力。

但就是吵。

莫名其妙彆扭的吵。

雖然聲音不大,氛圍裡卻有充斥著一種令人難以忍受的,不知所謂何來的煩躁。

幾個正要出門打籃球的大學生,在走廊上與不夜橙錯身而過,彼此歡笑吆喝的聲音重擊著不夜橙的耳膜,一錯身而過,再走個幾步就漸漸消失在不夜橙的背後,脫離了夢境主人的潛意識範圍。

此時,不知道發自哪裡的廣播聲從四面八方滲透進來,猶如破裂的水管,迅速蔓延在走廊的每一滴聲音氛圍,不夜橙不自在地摀住了耳朵,卻無力抵抗夢境主人的「已造意識」,只能加快腳步。

越走,就越確定這裡是大學宿舍。

只是除了青春氣息,更多的是不尋常的壓迫感。

校舍走廊的牆壁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公告與海報,圖案,文字,不夜橙沒有仔細看內容,卻被不是很窄的走廊、也不是特別低的天花板,給夾得有些喘不過氣。

「說不出來的奇怪。」環顧四周,不夜橙有些警戒。

會有怪獸,或鬼魂忽然朝自己衝過來嗎?

雖然不管出現什麼都構不成真正的傷害,但不夜橙很討厭突如其來的驚嚇。

話雖如此,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在別人的夢裡也只能順應夢中的想像與設定,在已輕確定了的劇情裡無法逃脫,也沒有能力改變夢中的一切,只能待到這個夢境完全結束的時候才能醒來。

「總算可以睡久一點,真不想把休息花在惡夢上。」不夜橙有點惱火。

面對這個帶著敵意的夢,他戒慎警備地放慢腳步。

畢竟進入過上千個陌生人夢境,不夜橙直覺認為,這個充滿莫名壓迫感的夢,並非第一人稱的夢,而是客觀視角的夢感。

不夜橙喜歡第三人稱視角的感覺,這個視角可以讓不夜橙擁有更多的適應角度。

不夜橙皺著眉頭,往前走,順著夢境越來越清晰的輪廓線,尋找這個夢的主人。

越往前走,感受到的空間就越穩定,氣氛越真實,壓迫感卻越來越強。

應該是左邊這個房間吧?

這門的後面透著強烈的意識能量,儼然就是夢的起點。

不夜橙一踏步,輕鬆穿越了實際上並不存在的門牆,來到房間裡。

只見一個蓬頭垢面男大學生,呆呆地在趴在地上,振筆疾書。

他的姿勢很狼狽,他的眼神很焦慮,他手拿鉛筆的姿勢像是緊握一把刀,朝滿地的測驗紙不停地刻、刻、刻、刻、刻、刻、刻、刻!

「你就是夢的主人吧?」

不夜橙感覺到,這個夢境的能量超乎想像的濃烈,全來自趴在地上的這個男孩。

男大學生當然沒有回答,依舊歇斯底里的刻字……只是刻著單純的數字。

不夜橙蹲下,隨意翻著地上那一張又一張散亂的測驗紙,紙上寫著:「2026,2027,2028,2029,2030,2031,2032,2033,2034……」數字規律地往上堆疊,毫無特殊之處。

全身大汗淋漓,捲捲的頭髮全濕了,男大學生顧不得眼鏡已垂到了鼻頭,還是以蜷縮的怪姿態,賣力地把數字往下刻下去,每一道阿拉伯數字的筆劃都刻得非常辛苦,明明就是簡單的數字邏輯,卻像是高等微積分算式一樣難解。

牆壁上用蠟筆寫滿了「正」字,一開始還很端正,到了中間開始歪歪斜斜,最後幾個「正」字卻扭曲張狂起來,一股難以屈服的爆發力,快要漲破「正」字的結構似的。

明明就已是第三手的夢,這個房間,這個男大學生,這些刻滿數字的測驗紙,這些塗滿「正」字的牆壁,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超強,幾乎連不夜橙的臉皮都給隱隱吹動,真難想像如果是第一手的夢境所爆發出來的魄力,一定十分驚人。

不。

不夜橙發覺,整個夢境空間的壓迫感並非來自眼前的房間事物。

剛好相反,壓迫感來自於房間外的一切。

而蜷跪在地上刻數字的男孩所散發出來的意識力量,恰恰是抵抗夢境壓迫感的最後防線,每一個刻在測驗紙上的數字都默默發光,溫暖著不夜橙的皮膚。

不夜橙蹲在男大學生旁邊,明顯感到安心,但只要將頭一轉向房間外的方向,就能體會到那股壓迫感,已經強大到連牆壁的結構都漸漸扭曲起來。

巨大的壓迫感從四面八方朝男大學生瘋狂擠壓,卻被男大學生滿地規律遞增的數字形成的防護罩,硬生生給彈了回去,令不夜橙嘖嘖稱奇。

每一場夢都是從無到有的探險,為了確認那些壓迫感所謂何來,不夜橙站了起來,這一次不再穿牆,而是試著扭轉房門手把……

「咦?」

不夜橙發現,這個手把並非圓形,也非橫條,而是一個不規矩的多角形,用力一轉,根本無法轉動,不夜橙稍微遲疑,用力往前一頂,門竟然往上拉開。

好吧,夢境原本就充滿了各種超現實。

一站在走廊上,一張海報正好就貼在對面房門上,是一張……莫名奇妙的?

「在寫些什麼東西啊?」不夜橙瞪著那張海報。

海報上的字圈圈來圈圈去,完全不是中文,卻也不是任何真正的字體。沒有韓國字的符碼感,也沒有阿拉伯文的音符感,當然也遠遠不是英文的邏輯結構,百分之百就是超級鬼畫符。

頭一撇,走廊上的每一張海報與公告上面寫的「文字」都不是「文字」,而是規律失墜的任性塗鴉,而原本應該好好排版的圖案也全都是糟糕透頂的抽象畫,不曉得在表達什麼。

一抬頭,天花板上的燈管有的彎彎曲曲,一條條像發光的蛇,有的燈成塊成球,沈重昏暗的光線死命地拉著天花板向下低吼。

「看得我眼睛好痛。」不夜橙緊瞇眼睛,噪音卻透腦而入。

不同寢室的門板後面,傳來沒有旋律可言的怪吼怪叫,震耳欲聾的噪音刮起了暴風,轟隆隆吹向不夜橙身後的房間。

那可不是一般的亂吼亂叫,即便使盡了全力摀住耳朵,還是擋不住沒有章法的噪音衝進腦子裡的夢境設定,不夜橙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大步,又重新回到了房間。

男大學生依舊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刻著數字。

「80942,80953,80954,80955,80956,80957,80958,80959……8095……80960……80961,80962?80963,80964,80965,80966,80967,80968,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80969……」

大概懂了。

這個巨大的夢,就好像是鯨魚的胃,正消化著男大學生的邏輯與理性。

而男大學生努力集中精神,組織最基本的數字邏輯,拼命做最後的抵抗。

轟!

忽然之間,男生宿舍崩塌四散,上百萬片夢的碎片不斷穿過不夜橙的身體。

轟軋咚嗆吱吱轟滴滴乒叮叮轟轟轟吼吼咚!

破片毀滅重組,夢境空間在一眨眼間重新建立成一條繁華大街。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