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3)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3)

眼前是林立的高樓天際,往前一踩,腳下卻恍然虛掉。

「!」

不夜橙嚇了一跳,差點直直摔下。

這裡是……高樓天台的立牆邊緣?

不,自己竟然站在一座水塔上,底下才是天台。

即使不會死也不想忽然往下墮呢,不夜橙慢慢蹲好,環顧四方。

好陰沈的天空,雲層很厚,好像要把整個天空都壓垮。

風有點大,吹上臉的感覺有些黏黏糊糊的,濕氣很重,隨時都會下起大雨。

感覺不是個開心的夢。

一個中年男子從模糊的水塔轉角出現,手上吊著一包點滴,巍巍峨峨地晃行著。

中年男子的眼神充滿了悲傷怨懟,一步步走向天台邊緣。

「這麼快就看到夢的主人?」

不夜橙馬上搖頭,反駁自己:「不,剛剛離開紙箱的,明明就是個女的。」

所以說,這個搖搖晃晃看起來隨時會倒下的中年男子,即使輪廓這麼明顯,情緒波動這麼激烈,都只是夢境主人的記憶投射,或單純潛意識的再製品?真不愧是剛剛遺留下的夢境,不夜橙完全可以感受到夢境的真實衝擊感。

憂鬱的氛圍,空氣中卻帶著淡淡的慵懶,沖刷了部分陰鬱。

氣喘吁吁的中年男子扶著點滴,總算艱辛地走到天台邊緣,深呼吸,往下看。

不夜橙跟著中年男子的視線,十幾層樓高呢,摔下去可不得了。

「自殺啊?」

一個年輕女孩故作輕鬆的聲音忽然出現在天台的另一端邊緣。

兩隻腳懸空,踢著踢著,好像不小心掉下去也不在乎似的。

看樣子,她才是夢境的主人。

是一個臉色蒼白的瘦弱女孩,穿著一身寬大的綠色醫院病服。

不夜橙注意到,她的左手纏著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繃帶,怵目驚心。

此時,中年男子突然咬牙大叫:「不要管我!我要自殺是我的事!誰都攔不了我!」

不夜橙點點頭,又搖搖頭。

像這種把自殺掛在嘴邊的人,才不會真的想自殺咧。

對著陌生人大聲嚷嚷著要自殺,其實是想乞討關心罷了,可憐是可憐,但對同樣非常可憐的不夜橙來說,如果那麼不開心,整天泡在夢裡逃避不就得了。

「喔,我也沒要管你,只是身為自殺界尚未成功的前輩,想提醒你幾件事。」

女孩淡淡笑著,繼續亂踢雙腳。

天台的風很大,瘦弱的她好像隨時會被颳下樓似地搖晃。

「要提醒我還有家人嗎?好啊!我要自殺!他們人在哪裡!在哪裡!」中年男子不分青紅皂白開罵:「我這麼低聲下氣跟地下錢莊借錢,還不就是為了他們!」

蹲在水塔上的不夜橙杵著下巴,實在是不以為然。

女孩搖搖頭,用專業的語氣解釋:「絕不能跟想要自殺的人說的三件事裡,提醒家人的存在可說是第一名。」

不夜橙跟中年男子同時愣了一下,反射問道:「為什麼?」

女孩看著烏黑的雲層,緩緩說道:「提醒自殺者還有家人要照顧,等於叫他將小孩子或老婆先殺掉後再自殘,這樣就一勞永逸了。你說對不對?」

中年男子無言,低下頭來。

「兩年前,我經商失敗……」中年男子嘆了口氣。

「對不起我不想聽,你要跳就跳吧,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女孩毫不猶豫打斷中年男子的話語,甚至連看都沒再看他一眼。

「喔!」不夜橙笑了。

好有個性啊這女孩,原來是個帥氣的夢啊!

「那妳……」中年男子怏怏地站在一旁。

「我只是想提醒你幾件事。」

女孩淡淡地說:「如果你要自殺,可不可以別跳樓?如果你死後想捐出內臟,一跳樓整個內臟都摔爛了,不能用了,還會給醫院樓下的掃地阿姨帶來很大的困擾,人家一個月才賺兩萬八,憑什麼給人家添這種麻煩?況且從這邊看下去,挪,急診室就在我的腳底下,說不定你這團肉醬還會擋到救護車進進出出。」

不夜橙開始哈哈大笑。

「對……對不起……」中年男子感到困惑。

「還有,你是在笑什麼笑啊?」女孩抬頭,看著高高蹲在水塔上的不夜橙。

不夜橙瞪大眼睛。

不夜橙往回看,沒人啊,只有一堆高樓大廈跟越來越想拋下雨水的雲朵。

「就你啊!笑什麼?」女孩沒好氣地看著不夜橙。

「我?」不夜橙驚呆了。

「不然呢?上面還有誰嗎?」女孩手叉腰。

這個女孩……看得見我?

不!該吃驚的不只是這個夢的主人看得見我!

更重要的是,為什麼她能跟我對話!

「……」不夜橙目瞪口呆。

只見女孩看回那一個喪氣的中年男子,一邊拆開左手上的白色繃帶。

「還有啊,如果你一定要自殺的話,也不要燒炭或吃安眠藥,因為兩種方法都會讓你的內臟衰竭,死掉以後同樣沒辦法給有需要的人用。」

「這……」不夜橙難以置信。

「你知道現在肝癌患者要等一個健康的肝要等多久嗎?心臟有問題的人要等一顆好心要等多久嗎?失明的人等眼角膜要等多久嗎?」女孩高高揚起手。

風一吹,那白色繃帶脫離她的手,飛翔在灰灰濁濁的半空中。

繃帶飛過不夜橙的臉頰時,不夜橙不自覺伸手一抓,繃帶竟然沒有穿透飛過他的手,而是被他牢牢地握住。

不夜橙的手一顫抖,繃帶這才慢慢消失,順著原本的飛翔軌跡逝向天空。

「割腕吧,如果你一定要選的話。」

女孩凝視著自己手上,三條觸目驚心的疤痕。

中年男子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得專業點,一次就給他成功。別像我,割腕後竟然還打電話給朋友,這樣子當然死不成,還把浴缸弄髒了。」女孩撫摸著還未完全癒合的疤痕。

原本想自殺的中年男子倒退了一步,感覺像是怕極了這個女孩。

難道這個女孩子會比死亡還可怕嗎?

「如果你對跳樓始終情有獨鍾,又不肯把內臟留給別人,我建議你找個冷僻一點的地方跳,在市中心跳不只容易被警察拉住,還會被媒體SNG直播。」女孩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白灰繼續道:「你知道每天打開報紙、打開電視,怎麼算平均都有五個自殺的相關新聞嗎?這樣整座城市不垂頭喪氣的才怪。」

不夜橙呆呆地看著這伶牙利齒的女孩,女孩也回瞪了他一眼。

女孩轉回頭,走近中年男子一大步。

中年男子本能地往後一跌,摔倒在地。

「妳——妳別過來!不要過來!」中年男子慌亂地說。

女孩搖搖頭,表情看起來又好氣又好笑。

「也許吧。」女孩吐吐舌頭,叮叮噹噹地打開頂樓的安全門,正要下樓。

不夜橙感覺到夢境的場景即將崩解,急忙大叫:「等一下!」

女孩在安全門前站住,慢慢回頭。

「你叫我?連你也要自殺嗎?」女孩沒好氣地說。

「不!不是!」

不夜橙跳下水塔的時候,不偏不倚穿透了那個中年男子的身體。

這一跳,也同時嚇到了女孩。

「你怎麼做到的!」女孩怔住。

不夜橙回頭,如同他猜測的一樣,那個中年男子就像凝固的煙霧一樣,停留在剛剛的姿勢,一動也不動,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或對白,因為……夢境裡他的部分已經結束。就跟其他不夜橙經歷過的所有夢境現象如出一轍。

剩下的,就是……不夜橙從未經歷、也沒想像過的……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