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1)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1)

依照約定,便衣刑警的屍體終究還是給搬到了賭場裡,赤裸,心口插刀。

雖然過程大費周章了一番,可相當值得。

將死之人的人生最後一夢,內容據說非常魔幻暴烈,夢境輪廓清晰,不管轉到第幾手都非常受歡迎,排隊的買家絡繹不絕。

不夜橙用這個死前最後一夢,預定到了一個,未來那女孩留在紙箱裡的最初夢。

疲憊困頓的不夜橙,先花了幾天時間跟一些鈔票,將錯過的女孩五個夢好好經歷了一遍,雖然不是最初夢,裡面的女孩只是一個照本宣科的劇本角色,不是古靈精怪的目標A,但仔細了解錯過的劇情對未來與目標A的相處,還是必須的。

那個女孩的五個夢境裡,充滿了前男友劍南的種種惡形惡狀。

劍南是一群小混混的老大,大壞事幹不了,就是小奸小惡幹不完的人渣。

劍南會打她,會對她咆哮,會對她頤指氣使,會用言語羞辱她。

但每一次,女孩都忍不住原諒這個爛男人。

而每一次,象徵運氣的扭蛋機都會在最後一幕出現,噴出無止盡的技安扭蛋,用絕望感淹沒整個夢境,直到整個夢境活生生給絕望漲破。

第五個夢,似乎出現了小小的轉機。

再度抽到技安扭蛋的女孩,徬徨無助地走在陰暗的地下道裡,盤算著自己是否已走到了生命的盡頭,走著走著,遇到一間塔羅牌算命攤。

塔羅牌算命攤的老闆,是一個年輕的嘻哈女孩,她為窮途末路的女孩占卜,給了她一個小希望,預言女孩在今年生日的那一天,會遇到真命天子向她告白。

而女孩的生日,似乎就在隔一天。

抓住了最後的浮木,女孩笑了。

不夜橙在夢裡也噗哧笑了出來。

冒那麼大的危險,把便衣刑警拖到紙箱國來硬處理,就為了看這種偶像劇劇情?

話說,上次結束後,自己依舊收到了蟬堡。

原本以為自己在死神的領域裡,已觸犯了某種絕對的禁忌,在任務裡,個人慾望大幅凌駕在自我克制之上,讓不夜橙以為自己在決定於黑草男面前動手的那一瞬間,已失去了職業殺手的特殊認可。

可仔細想想,三大職業法則跟三大職業道德,其實都沒有規定自己不能在別人面前殺人。

出於某種冷酷的直覺,總覺得在黑草男面前做那件事,沒有任何壓力。

而充滿更多秘密的黑草男,似乎不會對不夜橙的祕密感到任何興趣。

他只在乎能從不夜橙的手上,交易到什麼樣的夢境。

「這種紙箱,原本是拿來裝哈密瓜的,大小適中。」

某夜,黑草男將一個深紅色的紙箱拿給不夜橙。

紙箱散發出一股微嗆的油漆味,表面的質地明顯有刷痕,那紅色是給漆上去的。

然後是一捆平常無奇的黑色膠帶。

「拿到這裡前,我有多少時間?」

「不知道,或許有幾個小時的保存期限。」

不夜橙看著約三十公分立方體的紅色紙箱。

從此以後,自己得將攜帶它的方式一併給考慮進去了。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