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8)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8)

「!」不夜橙呆呆地站在車流與人流錯綜交融的中心點。

紅綠燈……不,那是紅綠燈嗎?

十幾種顏色的燈號歪七扭八地插在地上,有時一起閃,有時像是神經錯亂地跳來跳去,根本無法看懂規則,就連斑馬線也有好幾種顏色亂刷在地上,行人真照著走一定會被車子撞飛,卻見很多人在不夜橙旁邊神色匆匆地走來走去,一下子停,一下子快跑,下一秒又姿勢怪異地倒著走,沒有人抱怨號誌。

一台公車真得差點撞上不夜橙,他一驚險閃過,迎面而來的是一個滿身大汗裸體衝刺的中年大叔,不夜橙一嚇,往旁一跳,馬上被一個左腳穿著跑鞋右腳穿著高跟鞋的中學生狠狠撞倒。

還沒來得及咒罵,坐在地上的不夜橙就遭到四面八方行車的喇叭聲淹沒。

喇叭聲恐怕有成千上百種,尖銳的,澎湃的,罐頭笑聲的,母貓發情的叫聲,亂糟糟一片,形成一個颳過來又噴過去的聲音漩渦,不夜橙在漩渦中心拼命大叫,卻連自己的聲音也無法聽到。

「這是什麼爛夢!」

不夜橙大叫,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從一出口,就被扯碎成沒有章法的亂碼。

這個無邏輯無秩序無規則的爛夢,正在崩解夢中的一切,剛剛還躺在地上的亂七八糟斑馬線忽然飄了起來,變成五光十色的霓虹,然後在半空中瞬間爆破成一大堆五顏六色的粉筆落下。

「為什麼是粉筆啊!」不夜橙慘叫。

當然,慘叫變成了非洲草原的戰鼓聲。

然後一台「騎著人的腳踏車」輾過了不夜橙的背。

越來越糟糕了啊!

再這樣下去,恐怕不夜橙的理智也會在夢裡一併被摧毀,直到醒來才能結束。

左看!

右看!

剛剛還在地上寫數字的男大學生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可惡!

不夜橙奮力站起,用拳頭揮打自己的腦袋,想藉由疼痛逼自己集中精神,卻忘了在夢裡完全不會有痛覺,不愧是當殺手的人,不夜橙靈機一動,嘴巴衝出:「1!2!3!4!5!6!7!8!9!10!11!12……」

就這麼一直喃喃念著數字,令不夜橙恢復了神智。

冷靜下來後,不夜橙仔細觀察這個夢境街景的輪廓,開始看出左前方的線條清晰許多,便朝著那方向快速奔去,一路撞過無法理解的無規則事物,不夜橙身後的一切迅速模糊。

在那裡!

此時遠遠看見那個男大學生正在街邊,跟一個站在郵筒上大吼叫大的女孩發生爭執。只見女孩一邊大叫,一邊把手上的冰淇淋扔在男大學生的臉上,一個路過的警察迅速將男大學生臉上的冰淇淋用力舔掉,然後用力將他塞進垃圾桶裡。

「44!45!46!47!48……等等我!」不夜橙大叫。

垃圾桶爆炸,將夢境整個炸碎,巨大的衝擊力將不夜橙帶往下一個夢境空間。

一個子夢境接著一個子夢境,全都是邏輯失序的詭異世界。

詭異的精神病院,激射的癲狂,大海上的愚人船,求救信,黑暗的樹林,失速的公車,爬滿整個地球的恐龍,外星人,惡魔的演講,飛碟,百慕達三角洲,上古神話,上帝,宙斯,釋迦,女媧,阿拉,奧丁,軍火交易,奇怪的宇宙戰爭……這個夢的場景隨時跳來跳去,每個場景都怪不可言,卻漸漸串起了邏輯之外的故事性。

無邏輯的夢境,無從捕捉的生存法則,全賴口中不斷往上堆疊的數字支撐理智。

「8723,8724,8725,8726,8728……」

不夜橙咬牙,竭盡腦力對抗:「這個夢真是魄力十足啊!」

感受到夢的意識能量最炙熱的時候,同時也正是這個夢境的尾聲吧?

荒謬的夢境主人,男大學生,在夢的盡頭正與一隻惡魔模樣的外星人進行離譜至極的打鬥,不夜橙以為自己已站定了一個最好位置觀戰,可交戰的雙方的速度都極快,肉眼就連殘影也跟不上,戰鬥一下子就在莫名其妙中結束。

惡魔倒下的那一瞬間,男大學生的左手手臂同時脫離他的身體。

飛劃在半空中的斷臂化作成千上萬隻彩色蝴蝶,撲向頭歪了一邊的不夜橙。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